當前位置:首頁>>觀點 >> 正文
黃奇帆:就怕疫情沒有了,工廠也沒有了,這比起疫情本身更可怕!
2020年02月17日 14:11:37 來源: 清華大學互聯網產業研究院 作者: 黃奇帆

  隨著二月十日全國各地陸續開始復工,防控新冠疫情開始進入一個全新的階段。習近平總書記親自部署、親自指揮,全國已經形成了全面動員、全面部署、全面加強疫情防控工作的局面。目前在進一步防控傳染的同時,疫情阻擊戰也開始進入有序恢復生產的階段。目前看起來,這次疫情對經濟的負面沖擊會比“非典”大很多。2003 年“非典”對經濟的影響主要集中在2季度,增速比前后兩個季度低1.5個百分點;客運、旅游、住宿餐飲、零售等行業短期內受到較大沖擊,投資和外貿所受影響不明顯;受人口紅利和加入WTO雙重利好的影響,“非典”的出現并沒有中斷當時經濟的上升趨勢。但此次疫情不同,波及范圍遠超“非典”,幾乎涵蓋了我國所有經濟活躍和發達的省市。從持續時間上來看,以武漢為核心的“新冠”很可能會長于以廣州為核心的“非典”。

微信圖片_20200215125721.jpg

  1/ 疫情對中國經濟發展和制造業的負面影響

  當前我國經濟增長處于增速下行、艱難轉型的關鍵時期,疫情將導致消費承壓、投資不振、財政收入雪上加霜。疫情發生后,隨著武漢封城、全國各地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機制,原本預計有望超4.5億人次出游消費的“春節黃金周”變成了“全民防疫周”,酒店、賓館、影院等消費斷崖式下跌,大量中小企業因此而承受重壓。目前,我國旅游業對GDP的貢獻已經達到 11%左右,直接和間接從業人數超過1個億。此次如受重創,一方面將拖累整體就業,給全社會就業形勢和社會穩定形成巨大壓力;另一方面,還將對這幾年供給側改革所培育出來的有利于促進高品質消費的“優質供給”帶來沖擊,一旦疫情過去,這些供給跟不上,也不利于重啟經濟循環。此外,隨著多國對我國采取封航措施,外貿也將遭受重創。

  在這些內外因素作用下,如不采取穩控措施,大量的中小制造企業會出現倒閉,更為重要的是,部分較脆弱的制造行業的產業生態,很有可能會被破壞,從而導致更長期的負面影響。物流中斷和疾控措施引發的產業鏈、供應鏈中斷帶來的沖擊比中美貿易摩擦要大的多,并且一旦中斷,形成了轉移替代,部分行業三十年制造業基礎丟了,很難再找回來。所以我們必須像是重視疫情自身一樣,高度重視保護產業生態、保護產業鏈和供應鏈、保護中小企業,只有這樣我們才真正能夠度過難關。

  2/ 采取綜合措施穩定中國經濟增長的基本面

  盡管此次疫情不會改變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但短期內對制造業、對廣大中小企業以及整個經濟交易活動水平的沖擊不容忽視,應采取綜合措施穩定經濟增長的基本面,努力將全年經濟增速穩定在5%左右。一是要在管住人流(對確診、疑似、密切接觸者全部集中隔離)的同時,暢通物流。當前,一些地方為了有效防控疫情蔓延,采取了一些嚴格措施,但注意不要走極端,不能輕易斷路、斷航甚至“封城”,影響物流這一國民經濟動脈。整個工業制造業包括鋼鐵、化工、電力、裝備制造以及輕工電子的原材料、零部件及其產品銷售如因物流跟不上而停下來,不僅損失巨大,還將對整個上下游帶來災難性影響。二是采取更加積極的財政政策。因今年情況特殊,可以突破財政赤字不超過 GDP3%的常規限制,提請全國人大審議通過增發1萬億特別國債,用于支持中小企業減稅降費和對疫情地區進行轉移支付。三是采取適應財政擴張的貨幣政策。央行加大購買國債的力度,在2季度疫情緩和后進一步降準降息。四是對因此次疫情防控而延長的假期實行補工。為了彌補企業損失,建議允許企業根據自身情況對該延長的假期實行適當補工,由員工自行選擇在一年內的雙休日或其他節假日進行補工。一些地方已經在國務院延長假期決定的基礎上再延長若干工作日補工。五是動員各地區各部門因地制宜出臺針對中小企業的紓困措施。對中小企業實行全面減稅降費;對因疫情停工造成的中小企業貸款到期不能還款的予以適當延期;繼續對上市公司大股東股權質押進行風險排查及處置工作,將此次疫情定性為不可抗力的外在因素,緩沖因股市下跌而導致的強行平倉風險。

  3/ 制造業復工、復產要解決的幾個問題及對策

  二月十日復工、復產、是大部分地區規定的,但是企業真正意義上的復工復產依然困難重重!

  一是疫情防控所導致的工人極度短缺。工人返回工廠手續很多,各級政府之擔憂確實能理解,復工申請層層批復、復工培訓、疫情防控、人員梳理管控,每一個細節都重要,這確實是無奈之舉;不過只要手續齊全,效率還是很快的。但是工人依然回不來,封路、封村、勸返、拒入、戶籍、住所、隔離時間等問題,這才是導致復工的第一大難點!二是疫情導致很多產業供應鏈殘缺不全。全國各地大部分企業都有很多外協零部件供應商,大家都會面臨工人短缺、材料短缺、部件短缺的問題。這些企業處于不同城市的不同區域,政策不同,程序不同,恢復生產時間不同,互相匹配極難,這是第二大難點!三是疫情期間的企業物流運輸幾乎停頓。除了疫情必需的物資,全國各地設置了各路關卡,供應商原材料、零部件進不來,復工生產后產品運不出去;同時人員限制流動導致市場拓展極難開展。尤其是外貿,目前60多個國家限制中國進入,市場損失巨大。此乃第三大問題!目前控制疫情和及時復工確實是矛盾,處于膠著狀態,我們必須做好持久戰的準備。但是我們能熬多久?國家目前要求企業不裁員、正常發工資,可是企業的產品生產不出來,生產出來又流通不出去,資金不能及時收回來,如何保障員工工資?就怕疫情沒有了,工廠也沒有了,社會失去了造血的機器,這比起疫情本身其實更可怕!為了解決這三個問題,除了現在各級政府所采用的稅收等政策以外,建議加快如下幾方面改革。一是盡快落實農民工在城市落戶的有關政策,快速解決制造業用工短缺問題。如果3億農民工中有2億能在城市落戶,不僅可以紓解春運壓力,還能快速補充城市勞動力、有效延長農民工工作年齡、年度工作時間,延長人口紅利機遇期。二是取消企業住房公積金制度。住房公積金制度是1990年代初從新加坡學來的,現在我國房地產早已市場化,商業銀行已成為提供房貸的主體,住房公積金存在的意義已經不大,將之取消可為企業和職工直接降低12%的成本。三是出臺政策鼓勵企業實行年金制度,并疏通企業年金投資資本市場的渠道和機制。這不僅有利于補充社會養老保險資金,還有利于形成龐大的長期資本供給,為資本市場繁榮穩定奠定基礎。四是想方設法降低物流成本。此次疫情將給一些“在線”產業帶來重大機遇,也對物流效率提出更高要求。建議重點提高鐵路運輸貨運量在各類運輸方式中的比重,將鐵路線盡快延伸到各類開發區、廠礦企業去,打通鐵路運輸“最后一公里”,降低綜合物流成本。疫情猛如虎,不僅僅傷人身,更傷害國家經濟運轉。我們必須如同防控疫情傳播一樣,全體動員、嚴防發生經濟運行的風險。在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中國人民一定會打贏這場疫情阻擊戰,中國經濟也一定能夠邁上高質量發展的新臺階,中國的制造業一定能夠浴火重生、實現產業的整體轉型升級。

責任編輯: 逄潤鵬
相關稿件
欧冠赛程积分榜